他有个护着他的老婆

推荐人:落日圆 来源: 原创 时间: 2021-07-27 22:02 阅读:
  一、

  本良今天又输了,回家的路上还挨了一顿好打,心里难受极了,更让他害怕的是有家难归。其实回家是很容易的,他只是不愿意,拖着被债主打伤了的身子回去,更不愿意让那辛苦持家的妻,知道他还背负着一身的债,他恨自己,恨自己十分地无能,恨自己没能力让妻儿过上富有的生活,他在路边的石条凳上躺下了——

  他又怕他妻会担心他,他也担心着他的妻儿,更怕债主们会找到家里去,所以他还是回去了。

  越害怕的事越容易发生,因为该发生的事也一定会发生。他拖着被打伤的身体慢慢地往家里走,他家住三楼,虽说楼层不算高,却也是扶着梯道的栏杆才上去的——

  家门是开着的,里面还有人高声地吼闹,他到了门口一看,又是另外的两位债主。他很不想见到他们,可这事也不能让妻去担着,他踉踉跄跄地穿了进去,随即就摔在了地上。他妻见状,慌忙上前来扶。俩债主本想上前去抓住就开打的,可一见他这副模样便收回了手,只是很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用脚去蹬了他两下,“你小子没钱还债,还有钱喝酒——” “他没喝酒,他是给人打了,你看他一脸都是伤——”

  二、

  他妻叫游艺,是和他从小一块长大的,他们很小就玩起了过家家,还玩真了,于是不到十七岁就嫁给了他。她给他生了个女儿,他还想要个儿子,不承想第二次竟生了两个,一儿一女。这下他们的生活便过得紧了起来,即便是他早早地学会了挣钱,但要担负起这个五口之家的费用,还是有很大的难度。日子虽然过得紧巴巴的,好在游艺也能干,在她的操持下,倒还能将就过。她对他很好,她从小就对他抱有希望,如今他仍然是她的希望,更是全家的希望——

  她看到他被打得全身是伤,便有些害怕起来,她哭了,他也哭了——

  “你是有老婆有儿女的人,怎么可以去赌,难道你不爱我了吗?不爱你的儿女了吗?” “我就是太爱你们了,想让你的生活能够得到一些改善。” “你到底欠了人家多少钱?” “从去年到现在总共75万。” “你就从来没赢过?” “最初还是赢过,后来输的时候就多了,输了我又想赢回来,就不断地找人借钱来翻本,没想到还是继续输——” “你还想去赌?” “不去,这些债又咋还呢?” “你去了就能赢?只怕你那赌债会越垒越多。赌博本来就不是一种诚实的劳动,不要再去赌了吧,我们把房子卖了,把那些债还了。” “房子卖了?那是千万不能卖的。这房子是你娘儿四个的唯一的最后保障,你要卖房子,就跟我把婚离了再说。”

  “离婚!我想卖房子却是为了给你还赌债哟。” 游艺听说他要跟她离婚,便哭了起来,也顾不得他身上有伤,便举起两个小挙头在他身上捶打起来,那挙头虽然没多大力量,却是打在了伤痛处。“别打了,我身上有伤。” 她停下了,没打了。“你当真不要我了?这婚我不离。” “房子不能卖,婚也要离。” “不卖房子也要离?” “非离不可!不离,这个家就全完了,离了,充其量就完我一个。事情过了,我如果还能活着,我们就复婚,不过到那时你不要我了,我也不会强逼你的。”游艺似乎有点儿明白了,“离了婚你还来家吗?” “我跟本就不走,你叫我去哪里,我又能去到哪里?这就是我的家,我还要挣钱来养这个家。” “不要说挣钱来养这个家。你要努力地挣钱来还赌债才对。”游艺笑了,不过笑得不是那么开心,本良却没笑,他只是甩了甩头,叹了口气——

  三、

  “他这套房子,还值点钱,叫他拿出来抵债。” “抵不了,这房子是他老婆的。” “你脑子进了水呀!老婆的不就是他的。” “你是不知道——” “我有啥不知道?” “他老婆恨他钱输多了,和他离婚了。” “当真?” “真的,前几天我来过,他老婆把产权证和离婚证都给我看过。” “这小子只有死了!” 这人听完,已然是气极败坏,举起挙头就要开打,“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这不大的屋内挤满了人,本良被债主们围在屋中间,要想躲都躲不掉。不过本良也没有躲的意思,他早已准备好,要用自己身上这百多斤肉去抵了那75万,在埸的人一个个都漠视着。“你们不能打死他。”众人一看是他老婆,便道,“那你就把房子卖了,给他把债还了。” “不可能,他现在又不是我男人,我凭啥给他还债。” “那你就别管了。” “我也不想管他的事,我倒是在为你们着想。” “这就笑话了,我们需得着你为我们着想,站开点,不然连你一起打。” 游艺非但没有离开,索性还挡在了本良的身边。“你们要打死他也好,连我一起打也好,先听我说几句行不?” 众人还指望着她名下这套房子,便想听听她到底会说些啥。“那你就说来听听。” “我想问问,你们今天到底是要钱,还是要命?” “要不到钱就要命。” “你们真要了他的命,只怕是不但要不到钱,还要把自己搭进去。” 众人相互看了看,象是想到了点儿后果。游艺看到局面有些和缓,继续道 ,“只要他不死,你们的债就还在,他还可以去挣钱来还。他要是还不完,我保证让他的子女长大后接着还。要是他被你们打死了,你们的债肯定是没人还了。这还不算,他要是真被打死了,你这帮人,哪一个又脱得了关系,我想你们怕是没有谁原意把自己就这样搭进去吧。” 众人听了她这一翻话象是悟透了禅机,脸上的怒气瞬间就消散了许多——

  四、

  本良把戒指戴在游艺的中指上,“艺妹!嫁给我!” “嫁给你?我早就是你的人了。” “是的,你从小就是我的人,我从来也没离开过你。我有时在想,小时候都是我照看你多一点,没想到长大了,却是你在看护着我,又为我生儿育女、为我持家、为我拿主意,我能有这个家,全亏了你,要不是你,我可能人都没了。” “不要这么说,你也不错,你在最危难的时候,还想到给我们留下房子作保障。还有这三年多,你要是不去拼命地老老实实地挣钱,还继续去赌,我也帮不了你,那赌债肯定还不了。” “你真是我命中的贵人,我从小就知道。” “我从小就上了你的当,害得我跟着你吃了这么多年的苦。” “那是,那是——” 二人说完便去了民政局。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