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而不答心自闲”是怎样一种体验?

推荐人:叶子 来源: 原创 时间: 2021-07-27 21:57 阅读:
“笑而不答心自闲”是怎样一种体验?

  在“神一样的男人”乔布斯眼里,世上的人分为两种,要么天才,要么白痴。这种极端划分让我想到李白两首诗,一首是《与山中幽人对酌》,另一首是《山中答俗人问》。大概在这位自称“吾本楚狂人”的天才眼里,世上蝼蚁千万,也无非,要么幽人,要么俗人。

喝酒这种雅事,自然要找志趣相投的幽人。山花恣意地开,美酒随性地喝,一杯一杯复一杯,或欢言得憩,或畅聊共挥。

“我先干为敬,你随意”这是尘俗酒桌上的客套话,在李白这里,那才是真随意,无须敬,无须正襟危坐,更无须携带尘世里各种礼仪规矩,总之,怎么高兴怎么来,怎么舒服怎么来,就图个轻松自在。所以他会说:“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人活一世,能够如此随喜而为、随心而言地喝酒,实属难得。有一二知己,懂得并且同好这种随喜而为、随心而言的做派,更加更可贵。如若没有这种人选,宁可一个人往来于天地间,就如摩诘居士所言,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独来独往,并非只有形单影只的寂寥色彩。胜事自知,也有因内心充盈而喜悦的时刻。更何况,清风明月从来都是一个人的事。也只有人散茶凉之后,才会瞧见一钩新月天如水。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李白在年轻时代,曾在湖北碧山桃花隐居,据说长达十年。有人为此感到疑惑,就问他,你年纪轻轻,应该建功立业,前途无限,为何要栖居在这山窝窝里呢?李白的反映是“笑而不答心自闲”。每个字都充满很有内容。笑,他为何对此发笑?有人认为,这表现诗人喜悦而矜持的心情。但我觉得,李狂人一生放纵不羁,他何时,又何须,在何人面前矜持自己的感情?懂得的人不必解释,不懂的人解释也没用。

李白一生二入长安,第一次是在三十岁左右,满怀期望地踏入,失望落魄地离开。

隐居碧山的十年,从时间轴来看,正是第一次离开长安后与第二次进入长安前中间的十年。四季轮转,十年流水。这里的笑而不答,是否有几分欲说还休的意味?

即便真是如此,他也是既来之,则安之,心自闲。这种闲,与王维的“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的闲异曲同工。如果换做王维问他,太白兄,尔为何要来隐居于此?李白或许同样笑而不答,但与面对俗人的笑而不答并不相同。作为同道中人,笑而不答,现在流行的三个字来说就是,你懂得。因为懂,所以王维不回如此发问。

王维当然懂。到了晚年,深居辋川,同在官场的张九龄问他,这世间的得与失、穷困与通达,究竟是怎样一番道理。他没有吧啦吧啦地讲很多,而是“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你要问我尘俗之理,我且高唱渔歌,驾一叶扁舟,向流水深处行驶而去咯!

这种笑而不答、不答而答,与李白的“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多么相似。如果他俩在山间相遇,定然同样相谈甚欢,一杯一杯复一杯。而我总觉得,远处的山花就是桃花,桃花开在李白笔下,才能静雅而不乏英气。

有时候,笑而不语是因为不能被懂得,于是索性沉默。

有时候,笑而不语是因为能够被懂得,于是直接微笑。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