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故事·冰封的爱意

推荐人:雨鹰 来源: 原创 时间: 2021-07-27 21:53 阅读:

  1989年的一个冬天,一个记者陪同一位老人漫步在一个平静的湖边小径上,这位老人名为赛玲娜,是湖边一座别墅的主人,老人经常在这个湖边走着,时而看看远方的雪山,时而低头用手拭去难以抑制的眼泪,但这次她却由记者陪同着。记者问到:“尊敬的赛玲娜女士,以前您对我的问题闭口不谈,但这次却主动找到我,请问这是为什么呢?”他看着老人慈祥中暗含几分忧涩的面容,急切地问。“因为我已经垂暮了,指不定哪天就要匆匆告别这个带给我无数快乐和悲痛的世界,但我只想在我离开前,再看看他的脸。”这份回答让记者来了兴致,连问:“您能跟我说说您的故事吗?你对我们的请求我已经竭我所能帮您完成。”他充满渴求的望着老人深邃而又暗烁的眼瞳,十几秒后,老人示意他在旁边的一个木椅上坐下,老人由此开始讲述他们的故事。

赛玲娜十七岁那年,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完美人设,无比美丽的容颜,无比轻悦的音喉,无比温柔的脾气,让周围的无数男人都无不为之痴狂。有一次她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两个男生紧随其后,赛玲娜感到害怕却又不敢吱声,突然,一个男的冲上前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根本没有放赛玲娜走的意思。赛玲娜无助地极力摆脱着他的束缚,旁边一个男生先是笑着,然后也参与进了这下流的勾当,赛玲娜的眼角逐渐泛起了泪水,她极力地叫喊着,却听不到任何人的回应,就在她渐渐绝望时,一个骑着自行车的男生冲了过来,他看着不如这两个罪徒高大,亦不如他们强壮,但他的到来成功解救了赛玲娜,两个男生被撞倒了,赛玲娜趁机挣脱,男孩的自行车是单座的,他赶忙把车子让给了赛玲娜,“快骑着它跑,快!”他对赛玲娜喊着,那目光无比急切,仿佛在保护着十分重要的东西,赛玲娜有点犹豫,她觉得这么做有点自私了,可是男孩没有犹豫,他把赛玲娜推向车的一边,“快走,我会没事的。”他望着赛玲娜远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了笑意,可就在他准备回头看看情况时,两个罪徒很不乐意地向他走来,喊道:“这不是达尔小兄弟吗?那个一无是处,整天一个人坐着的男孩,今天倒是挺勇敢啊,连本大爷的好事也敢搅和,不让你感受下什么叫抽筋剥骨,你是不知道规矩的存在了。”他们边说便把达尔按倒在地,一记记重拳向他周身打去,达尔强忍着痛哭,那伤痕在短时间内加深着,仿佛要击碎他的骨头,每一声打中的声音都让人感到恐怖,然而就在他们的行为愈演愈烈时,赛玲娜叫来了帮手,两个罪徒见状不妙,狠狠踢了一脚达尔的头便跑远了。赛玲娜用尽全力跑向达尔,那一脚仿佛踢在她的心头,边跑她的泪水边如瀑倾下,她来到达尔的身旁,看到了他满是伤痕的背,无比心疼,“傻瓜,他们差点打死你啊,你若不来,或许就不会这样,对不起。”赛玲娜用抽泣的声音说着。达尔用力转动着自己无比疼痛的脑袋,看向赛玲娜,未置一词,只是微笑了一下。“你还笑啊?这得多疼啊,我这就带你去医院。”赛玲娜连忙向周围的好心人示意,一同将他送往了医院,那件事情后,赛玲娜与达尔的关系逐渐升温。赛玲娜每次经过达尔的窗前都会注视一会儿那个为他挡下灾祸的男孩,周围的人问她:“赛玲娜,我很不解他到底哪里吸引你了,平平无奇的样貌甚至让人觉得有点丑,整天就一个人呆坐在那里。”赛玲娜没等她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语,严肃地说:“我从没觉得他有哪里不好,更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世界。”那是赛玲娜第一次在学校里发火,旁边的人都惊呆了,每个人都相信他们已然坠入爱河,一切都如此让人向往,然而,时光不待人,现实像个情绪化生物总是会突然变卦,赛玲娜接到父亲的通知说下午他们要迁居法兰克福,这个甚至没有为什么的通知如一把利剑刺痛了赛玲娜的心,她根本来不及跟达尔说明情况就要离开这座留给她太多美好的城市,她多希望这是一场梦,这样即使它再措不及防也依然有回转的可能,然而,现实让她的口中泛起了浓浓苦味,在下车的那一刻,她茫然不知所措。

父亲看到她的愁容,无奈地说到:“我已经通知了卡尔斯鲁厄的朋友,他会帮我们给达尔以及他的家庭适当的援助,我乖巧灵慧的女儿,你要知道他只是一个连普通都算不上的家庭的孩子,即使他救过你,但他终究给不了你幸福,而且现在的你们的思想还很幼稚,或许再打个几岁他就不会为你这么奋不顾身,不过是一个贪图你美貌的人罢了。”赛玲娜听后闭上眼,眉宇慢慢紧皱,她从来没有对父母顶嘴过,但这次她毅然决然地说:“你根本不了解他,有什么资格给他的整个人生下定义,何况他还救过我。”说完,赛玲娜愤恨地冲进了自己的房间,一把甩上门,钻进天鹅绒做的被窝中哭泣,她多希望能回到昨天,那时候她还能看看达尔清澈的脸,但如今,一切都发生了剧变。

时间一晃就是十年,赛玲娜已经学业有成,成为了一个著名的地理学家,正要准备前往乔戈里峰(世界第二高峰)实地考察,这一路上将会充满凶险,甚至还会丧命。多少男同行争先恐后地想要陪同她,垂涎于她卓众的美貌,但还是被这个称为史上最危险的地理考察劝退了,每人会因为贪恋美人而不顾惜自己的性命,赛玲娜正准备一个人孤身前往,却在去往乔戈里峰的直升机上知晓前几日有一位志愿者会参与这次旅行,还说他貌似并不怎么专业,我们的人已经充分告知了他行动的危险性,但他仍然执意要来,并且已经签订了合约。赛玲娜被这个消息触动了,她的心头又泛起了那种感觉,那种仿佛被人不惜一切追随的感觉,但她又安慰自己,世界太大了,那些已成为过去。她安抚了自己波动的内心,在借助直升机下降到乔戈里峰的一个降落点后与工作人员告别。

望着四周白皑皑的一片,还有这脚下及身边令人害怕的冰碛,赛玲娜不由得心中一阵凌然,但她选择忘记这些,她希望自己可以从这一行中找到自己活着的意义。赛玲娜艰难地漫步在这无疆的雪域里,空气无比稀薄,她开始感到有点不适,但她一遍遍告诉自己这段旅行才刚刚开始,就在她低头休息时,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现了,他向赛玲娜伸出了援助的手,令赛玲娜奇怪的是这个人用力时恰到好处,甚至令她感到有几分温柔,一种无比熟悉的温柔,她抬头看着那个人,但他却用风巾盖住了大半个脸。赛玲娜说到:“先生,很谢谢你能作为志愿者前来,但是这段旅途是十分危险的,请你一定要跟紧我。”那人听了,平静地回答到:“你没事就好,我若惧怕这里的艰难,便不会一心前来。”赛玲娜被那个熟悉的声音震惊了,就在她准备问那人叫什么时,那人却打住了她,说到:“你应该知道这一行中体力无比宝贵,有什么疑惑回去了可以畅谈,请把力气用在考察上。”赛玲娜听到这句话后只能作罢,这个志愿者虽然有些奇怪,但或多或少都给她一种可以信任的感觉。

他们慢慢地走着,时不时地补充体力,不经意间赛玲娜的补给包背带被岩石划破,来不及拉住它,整个补给包掉了下去,滚落在雪堆中,慢慢地被雪覆盖。赛玲娜有几分焦急,她非常气愤但却归咎于自己的粗心大意,就在此刻,那个志愿者拍了拍她的肩膀,把自己的食物分给了她,“我还有很多吃的,足够我们两个人的用度了,你只需要时刻小心脚下,我这里有的是补给,无需担心。”志愿者说到,那种语气不像是自信,更像是关切。赛玲娜沉默了一会儿后说:“你给我的感觉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但你却不愿意告诉我你是谁。”她无奈地回答。那个志愿者笑道:“我只想协助你完成这次无比艰险的旅行。”说完,他便示意赛玲娜继续赶路,赛玲娜注意到,她们正置身于危险之中,这看似完整的雪地上有很多潜在的裂隙,要知道这些裂隙很多可以像深渊般轻松地吞噬一个人,他们必须处处留心。赛玲娜边走边提醒到:“这里的裂隙就像一个个陷阱,你必须要时刻注意脚下。”那人回答:“放心,从头到尾我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你的脚下。”赛玲娜不羁地回答:“我是专家,你不必担心我,倒是看好你自己。”这话听着很有说服力,但是志愿者依旧用那安静的语气回答到:“我曾拜读过你的书作,从中我了解到你热爱雪山考察,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攀爬很多艰险的雪山,从中学到了很多技巧,所以请你对我的自保能力不要有疑虑,你只是学术上的专家,一些实用技巧你未必比得过我。我们应当相辅相佐,这样才能走完这段行程。”赛玲娜被这番合理到极致的话语说服了,她选择转身沉默以示认可。

他们在雪山上爬着,一切都仿佛在稳定地进行着,这使得赛玲娜逐渐放松了警惕,她感觉他们已经走过了那段最危险的路程,就在她加速行进了一段路时,她突然迈空了一步,她知道自己踩到了不该踩的东西,一个巨大的裂隙出现在她面前,她赶紧收力却全身划落,那个志愿者急速上前拉住了她,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了,哪怕再慢个0。001秒,赛玲娜都会丧命其中。“赛玲娜,别害怕,有我在呢。”志愿者依旧用平静的语气说到。赛玲娜感到了十足的安全感,不是由于志愿者抓住了她的手,而是他那无比熟悉的声音,“求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我真的无比急切地想知道。”赛玲娜请求着他。志愿者笑道:“你觉得这世上还有谁会不惜一切地保护你,小傻瓜,这么危险的旅程你居然敢只身前来,要不是前几日我从我的秘书那里得知你的音讯,怕是不能这么及时地跟随在你身旁护你周全了。”这个答非所问的回答让赛玲娜的眼角突然有些许酸涩,她边哭边回答:“你坏!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是你,我一开始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告诉我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志愿者把她抱上了一个看似安全的地带,温柔地擦去了她的眼泪,平静地说:“小傻瓜,我若开始就告诉你是我,你还会让我陪伴你完成如此危险的旅途吗,为了我你肯定会放弃这准备许久的理想,所以为了让你能够在尽可能安全的情况下完成这趟旅行,我选择最后才告诉你。”达尔深情地看着赛玲娜,可赛玲娜却轻轻地拍打了几下达尔身上沉积的雪,答道:“你知不知道,我的理想,从你救我的那天起,就一直是能与你相守,你便是我存在于这大好人间的意义所在。”二人深情对视,口中吐出的热情相互交融,幻灭在这幽静至美的雪山上,相拥之后,便是绵长的热吻,或许正是那种执念,那种十年不易的执念,使他们从认识的那天起,就一直挂念着对方,将对方毫无疑虑地视作生命的一部分。

可就在他们为这份奇妙的缘分感到无比幸福时,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裂隙,或许是之前的裂隙导致了他们脚下的区域承受能力急剧减弱,他们二人在急速划落,敏捷的达尔用力将登山镐扎进冰壁中,他们运气不错,所处的位置离上方的出口不是很远,但是噩梦般的一幕出现了,他们明显的感觉到,他们所在的冰壁正在明显的颤动,达尔知道事不宜迟,“赛玲娜,我们没有时间了,快爬到我的背上,我顶你上去。”他这次一改此前的平静,无比急切地说。赛玲娜流着泪说:“上次你为了救我受了重伤,这次可是会丢掉性命的啊,我不能失去你。”她紧紧抱着达尔的手,对她而言有达尔的陪伴即使面对死亡亦能保持着一份独特的理智,那便是与自己的爱人永不分离。达尔知道赛玲娜会这么说,便试着安抚她:“听话,你先上去,我有登山镐,我可以很轻松地上去,请你相信我,我不会丢下你的。快啊!再不赶紧上去我们都要永远‘睡’在这里了。”赛玲娜思虑了一会儿后,同意了达尔的“方案”。她抓着达尔的背网上爬,达尔此时已经十分疲惫,但他依旧保持着最初的那份微笑,边说:“快啊!我的赛玲娜,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别害怕,我会永远追随你!”赛玲娜听了加快了速度,在达尔用右手极力将她推上了安全地带后,他叫道:“我马上上来,你快点往更加安全的地方跑,我快上来了。”赛玲娜看着达尔上来准备拉他一把,可就在这时,裂隙再一次扩大了,达尔刚好离出口只有咫尺之遥,他知道自己回不到她身边了,用尽余力将赛玲娜向后推了一把,他整个人坠入了无尽的裂隙之中,那一刻他面带笑颜,说道:“我爱你。”那声音无比平静,无比温柔,无比炽热,在裂隙周围的冰隙中回荡,赛玲娜听到后热泪盈眶,她悲痛万分的嘶喊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我,你倾尽了一切,甚至把命都留给了我,为什么,为什么!”赛玲娜跪坐在事发的裂隙边,她极力眺望裂隙深处,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到除了冰以外的任何东西,连那把登山镐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达尔作出选择的那一刻,他已经做好了掉入裂隙深处,被永远冰封于此的准备,或许在他看来,能够护赛玲娜周全无事,能让她实现自己久久准备的理想便已足够。赛玲娜被工作人员救走后,久久未进一顿饭,那一幕仿佛就在她的眼前,自己此生最爱的人为了救自己选择了舍命相护,然而,直到一封信的到来,信中说:亲爱的赛玲娜,我是达尔,你走了以后,我对你的思念日夜未减,其实我早已对你爱之入骨。我已经有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并且这几年发展很迅速,我也算从一个贫贫无奇的小子变成了一个成功人士了,这趟旅行充满了无数艰险,甚至会丧命,所以我不惜一切地追随你,倘若我真的丧命其中,我在此留下遗嘱,我的百分之九十的财产都给你,其余的留给我的家人,那足够他们这辈子花销无忧了,世人肯定会很惊奇我会毫不吝啬地将我这付出了多少努力换来的一切送给一个女人,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在我见到你的那天开始,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守护你,你便是在这个世界不思疲倦奋斗的动力之源,无论这趟旅途多么艰险,只要能够护你周全安然回返,我便不虚此行。

看完信后,赛玲娜泪如雨下,滴湿了她的衣角,还有医院的床单。她久久未发一词,她知道,达尔对她的爱,早已超出了对自己生命的那份自私,在他眼里,自己始终都是无可替代唯一,然而达尔不知道的是,自己对他依旧是如此。

如果问赛玲娜什么才是真爱,赛玲娜会回答:“所行如达尔,所念如达尔。”

听完老人的故事,记者声泪俱下,他在心中许诺: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完成老人的愿望——找到那个裂隙深处的为爱情付出一切的男人。他发布新闻向社会寻求帮助,赛玲娜也将达尔留给他的遗产毫无保留地拿了出来,作为寻找达尔的资金,在几个月的搜寻之后,终于在几架直升机下降时盖过发动机的掌声中出现了胜利的微笑,达尔的遗体出现在了赛玲娜的眼前,他似乎还是事发时的模样,周身都有伤口,但在赛玲娜眼中他不曾改变,在无数人的注视下,赛玲娜深情地吻住了达尔僵硬的嘴唇,仿佛想用自己的温暖解开那份寒意。即使一切都是徒劳,但是赛玲娜没有停止,她深深地抱住了达尔,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说到:“谢谢你,我亲爱的达尔,因为遇见你,我方知这人间真谛,那便是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一切。”

谨以此文献与那些为了追求真爱而久存初心的人作者:雨鹰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