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原创美文 > 我的奶奶

我的奶奶

推荐人:翁学贤 来源: 原创 时间: 2021-07-27 21:32 阅读:
我的奶奶
  乌蒙山脉,地处云贵高原东北,横亘在金沙江与北盘江之间。山势巍峨,气势磅礴,绵延数百里。

  大山的深处,村舍星罗棋布,依山傍水。

  小时候,听着祖辈们的故事,憧憬着外面的世界。后来明白,大山的外面,还有大山。

  在懵懂的年纪,听奶奶讲过许多鬼怪故事,害怕得难以入睡。尽管故事情节有太多的巧合,却常常信以为真。

  奶奶说:“她时常看见一个人影沿河而上,身披麻布,臂挽黑纱,头顶白帕。”听她这么一说,简直就是“黑白无常”的化身,不禁让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奶奶走两步,那人影亦走两步,走走停停,好在她们始终保持着距离。

  只因多次出现这样的场景,奶奶便将此事告诉了爷爷。

  爷爷说:“你怕是撞见了鬼!冤魂缠身。”

  把奶奶吓的不轻,汗如雨落。说来也怪,奶奶自此病了好几天。

  幸亏她自己烧了几沓纸钱,泼过几碗水饭。奶奶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听她怒吼一声:“找水饭吃的快走!”甚为灵验,奶奶的病就好了一大半。

  这是奶奶的独门“法术”,据她自己说,鬼魂这东西有时候连她本人也拿法(捏)不住,就像天上的星宿,时隐时现的,很是让人捉摸不透。

  奶奶告诉我们,烧纸钱的时候,小孩子要蹲远一点,不可嬉笑打闹。偶尔我们会帮奶奶泼水饭,得到她的许可,自然少不了叮嘱,奶奶说:“泼水饭要反手往前倒,碗里的水不要沾身,要尽量干净利落。”

  但凡同村有哪家毛娃哭闹不止的,也会请奶奶前去“打整”。说是身上带有“不干净”的东西,需要立即清除,毛娃才肯安稳睡觉,有点“法术”变“医术”的味道。

  把毛娃交到奶奶的怀里,先看个大概。关乎中医的问题,本来就有讲究,往往是“观其色、号其脉。”这似乎也暗合了中医的心法要诀。

  只要是面黄肌瘦的毛娃,奶奶看过之后,就会找一些茅针草、千里光之类的草药,用来熬水擦洗毛娃的身体;毛娃肚子疼痛,鼓包胀气、大汗淋漓的。奶奶便烘热了手,在毛娃肚子上轻柔,疏通肠胃;有湿热不退的毛娃,奶奶便取下她头上佩戴的银质发簪,在毛娃的额头等部位来回刮擦。

  这些简单的办法,特别有效,毛娃们竟然奇迹般的好了。

  奶奶常说:“吃药不投方,哪怕几箩筐;吃药肯投方,只要一口汤。”

  在山区医疗不甚发达的年代,连赤脚医生都算不上的她们,神一般的存在。

  这些奇方妙剂,世代传承。

  后来,当我在书本上不经意的读到“有人识得千里光,全家老少不生疮”等句子的时候,才大致了解这些草药的药性和药效,被深深的折服。

  2021年4月18日 。 昆明

赞助推荐